年轻的母亲good

侍卫队长狄六点点头,说:“是的。已经跟着主子好几百年了。”
“你遇到他以后,他是不是没见过他这个样子?”司马幽月问。年轻的母亲good
“也不是没见过主子和别人打斗,主子也受过伤,可是这样还真是没见过。”狄六说。
“那你们今天运气好,看看你们主子和人赤膊是什么样子的,说不定以后都见不到了。”司马幽月说,“唯一一次机会啊,可要好好珍惜。”
“……”狄六以为司马幽月要说什么,没想到居然是这个。
不过……说不定确实是唯一一次机会,所以,他们还是看吧。年轻的母亲good
狄喆和司马流风两人赤膊打斗了一个多小时,终于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,纷纷倒在地上。
司马幽月和狄六他们走过去,看到两人龇牙咧嘴,还在瞪着对方,似乎是准备等自己恢复力气继续战斗。
“还好,还知道分寸,没有将最后一口气给打没了。”她给他们检查了一下,“断了十根肋骨,断了几十根其他骨头,肌肉撕裂,内脏出血,啧啧,你俩身体不错啊,这样都还能打!”年轻的母亲good
司马流风听到司马幽月的话,扭头想说什么,却疼的他龇牙咧嘴,倒吸一口冷气。

欧美剧推荐